酸奶拌老干妈

圈名:含青

伞修/射落月02

☆ooc慎入,cp主伞修,后期可能会有其他cp出没。

☆武侠文,作者写打戏特别慢,所以更新特别慢。

☆此文慢热,完结可能得几十万字。

 

男儿肩挑家国恨,一剑纵横天下局。

02

月华如水,虫鸣鸟叫,清风徐来,带着嫩草的香气。

白衣巷的苏家旧宅早在当年一片大火中毁了大半去,但是剩下的旧宅轮廓依稀可以看出当日的精巧贵气,一亭一榭都构建得极为高雅,小楼的每层楼檐尖处都雕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青鸟,栩栩如生,廊间檐底的彩绘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活灵活现。

苏府后院小石花径,俱显特异,看似毫无章法,细细看来却是遵循着五行之术而造,从中倒是可以窥见一些书香世家,文化底蕴厚重的气息。

 苏沐秋站在一个阁楼的窗前,那窗沿上堆积了厚厚的灰尘,想是久已无人来过了,他今天是有备而来,长枪却邪在背,短剑无名在袖,不知今夜会遇见什么事情,会不会遇见那个怪异的老人,他欲叹气,却忽有警觉。

有人影翻墙而进,看那步履分明是已经受伤,伤在腿上。只见那人影进得院子来,四顾寻路,一跃一跃,却是要找个藏身之处。这时只听得墙外有衣袂翻飞的声音,又翻进来十几个人影,都是身高背阔,手执各色武器,倒是并不急着追那受伤的人,十几人慢慢的将他围起来,似是领头的人冷冷的道:“把拿东西交出来我考虑放你一马,不然,定叫你身死此地。”

那人影却并不见畏惧,只听得他爽朗的笑了几声,声音颇为稚嫩,然后面色转冷,张狂的说道:“凭你们的身手,再来十个也未必能摄住我行踪,更别说杀我。”说完这句话他就靠在那假山上,嘴里溢出冷哼。

只听那领头看了看那受伤的人的腿部,神色倒是颇有几分钦佩,但是双眼依然直盯着那受伤的人,厉声道:“你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手,若不是那‘魅儿丝’的毒,想必我们早就没有命在了。”

苏沐秋一惊,那‘魅儿丝’的毒他是知道的,无色无味,中毒之人不消半刻便会筋骨舒软,浑身无力,若是十日内不得解药便会武功尽失成为废人,‘魅儿丝’出自西南蛮夷,这青石城怎会有那东西。

那领头的人又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你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我管辖下动手犯事,我魏琛虽然官职低下,但你乱朝廷法度,我不管你声势多盛,背景多深,所为何事,我都不能不拿你。” 

“魏大捕快你装什么胜算在手,你身为捕快,这白衣巷的诡异之事你又查得几分蛛丝马迹,居然还敢在我面大言不惭,更何况你以多欺少,这么多人打我一个,传出去也不怕笑话吗?” 

听得那人嘲讽道。

“咋们手下见真章,你和我耍嘴皮子也是无用的,今天我是拿定你了。”魏琛说完便极快的出手了, 他手中的厚背刀挥得虎虎生风,一刀直直向那受伤的人而去,毫无花巧,但是刀劲刀疾却是只有各中高手才能使出来的,只见那男子扭腰一避,竟远远避开了,魏琛低吼一声,那刀又直直追上那受伤的男子的肩甲处,那男子腰功极好,拧腰一避,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就准备还以颜色,一连几招,直攻向魏琛腹处,那魏琛向是没有想到那人中了‘魅儿丝’竟还能如此棘手,倒也被逼得连退好几步。可那人毕竟有伤在身,此时已经喘息不止,招式也慢慢失凌厉霸道之势,魏琛加快了攻势,刀越来越快,只见刀背就往那人肩胛处砍去,骨头微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

那人的脸色更加惨白了,眼神却更加狠厉,那脸色比月光更白,比雪更惨,那眼神比孤狼更狠,比他手中的剑更厉。苏沐秋死眼神一痛,在恍惚中他手里的短剑已经疾电似的飞了出去,击打在魏琛那厚厚的刀背上,带起寒星点点,。

魏琛面色惨变,心中大骇,似是没有料到这人还会有其他人,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发麻,力气在一丝一丝溃散,挡也挡不住,喉咙里一丝腥甜就要涌出来。但是那一骇也只是瞬间,这反倒激起了他的斗志,只见他将刀背一转,变劈为挡,竟生生挡住了他那忽来的攻击。

魏琛一退就跃出丈外,他稳了稳身形,高声喝道:“不知是道上那位朋友在此,可否报上名来,世上没有解不开的梁子,莫要平白伤了和气。”

“在下只是无名之辈而已。”

苏沐秋从阁楼上一跃而出,站到了那受伤的人几步外,脸上却有几丝恼色,他此来临安,方士谦曾告诉过他,不要随便出手,不然不止查不清他要查的事情,还会让自己身陷囫囵,他虽不信方士谦的胡言乱语,但是若是耽误了他的正事,他这一生怕都在自责中度过。

 “既是无名小辈,你凭什么出头?”

魏琛手下性格刚烈的已经愤然问道,他们对魏琛一向敬重,看见魏琛在这人手上吃亏,心里正肝火大起,何况这是一个权势相争的年头,没有名头的人没有资格出头。

苏沐秋平日里恨的就是这些权势欺人的人,他们这些人仗着自己的权势大,刀剑厉,拳头硬,就欺负那些比他们弱小的人来证明他们的强大,他的脸色不由得就冷了下来。

“凭什么,凭我的刀比你的快。这就够了吧?”苏沐秋的声音冷到了极致,若是苏沐橙此刻在,定是知道她哥哥是生气了,苏沐秋越气一张脸就越白。

 

伞修/射落月01

☆ooc慎入,cp主伞修,后期可能会有其他cp出没。

☆武侠文,作者写打戏特别慢,所以更新特别慢。

☆此文慢热,完结可能得几十万字。

 

男儿肩挑家国恨,一剑纵横天下局。

 

01

白衣巷里住卿相,

卿相眠于白衣巷。

闲人不入白衣巷,

一入白衣不得闲。

年轻人好像有些微醺,他刚刚在醉花楼多喝了几杯,出来时已是快到二更的时辰,年轻人在一条又一条的巷子里漫无目的的转来转去,不多时他又转进了另外一条巷子,那巷子颇为阴郁,若换做是平时年轻人一定会转头就走,但是酒壮人胆,年轻人胆子倒是比往常大了许多。走了一会,里面竟然只有一户人家的大门,门口的石狮子大大的双目好像有液体流下,那液体滴落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冷月的笼罩下看起来有些诡异。

募地,寂静的小巷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原来是那大门开了,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个提着油纸灯笼的人影,那人影佝佝偻偻的,低着头,发出很是怪异的声音,像是狗叫又像是猫叫,叫人脊背生寒,汗毛倒立。那年轻人只觉得头皮一炸,全身一阵激灵,酒醒了大半,心下害怕,扭头就继续向前走,加快了步子,可那小巷好像说不出的长,怎么也走不到尽头,走了约莫两盏茶的功夫,年轻人发现他又走到了那大门前。

怎么会?怎么会?莫非——是遇到鬼打墙了。年轻人不由得呼吸一紧,只见那门又缓缓打开了,竟然还是刚刚那提着油纸灯笼的佝偻人影提着,那灯笼晃来晃去,年轻人这才发现那人好像很老了,他的身体发出腐朽的气息,那是一种从身体内部发出的腐烂的味道,年轻人觉得胃部有些不舒服。

“老人家,请问......。”

年轻人壮着胆子走上前去,他想他总得走出去,这个老人看起来年纪很大了,应该是在这里住了很久的,只是他的话还没有问完便因为惊恐而发不出声音来。那佝偻的老人抬起了脸望着他,不,那不能算是一张脸,绿莹莹的眼睛,脸皮皱成一团,鼻子处竟然是深深的塌陷下去的,嘴巴裂到了耳根处,露出尖而长的獠牙,发出怪异的声音。忽地他对年轻人笑了笑,矫捷的扑倒年轻人,骑在他身上,伸出猩红的舌头,舌头从年轻人惊恐的眼睛舔过,到脖颈处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年轻人终于惊恐而凄惨的叫了出来。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半个月,初春的雨还带着一些从冬季滞留下来的寒冷,清晨的青石城笼罩在薄薄的雾中,如同披上了轻柔的纱衣,使这座千年帝都的面貌变得若隐若现,神秘而令人向往。青石城外的古道上,行人稀疏,一人一枪一骑正踏着悠闲的步伐向青石城而来,那匹马是青色的,那个人是青色的,就连那杆枪都泛着青色的光。

马蹄踏在青色的石板上,发出跺跺跺的声音,蹄声清脆,马儿似乎很似开心,马背上的人似乎也很开心。他双腿一夹马肚,那马就开始欢快的飞奔起来,从那薄薄的雾里,青色的光晕里飞驰而来。

“追风,你看这就是青石城呢,等咋俩进城以后找个好店家,休息休息如何?”

到了城门口,那人下得马来,和那马交谈起来,而那马颇通灵性一般,耳朵一动一动的像是在对主人的话应和着。

进了城已是快到日落,那人牵着马住到了一家客店里,客店名叫随缘客栈,随缘随缘,出门在外,走南闯北的年轻人交朋友,做生意可不都是随缘嘛,缘这种东西不可强求,可不是只能随了它去。

那小哥吩咐店小二把马牵去后头的马厩,好生照料,添些上好的草料与他的马儿才在客栈找个位置坐下,此时,客人三三两两的做成一桌,有辛苦了一天的苦力汉子喝着掺了水的酒,那种劣质的酒是极易醉的,但是辛苦了一天的汉子似乎就需要那样的酒来消解一天的疲乏。

也有三三两两的闲人叫了一碟花生一壶酒说闲话的,耳边只听得什么白衣巷,闹鬼之类的话语。

“小哥,那白衣巷里果真的有鬼吗?”

身着青衣的少年趁店小二上菜的时候问道,他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双桃花眼溢满了笑意,清朗的脸让人如沐秋风。

那店小二神色有些怪异的说道:“客官可是外乡人?那白衣巷可是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怎么个不得了法?”少年像是好奇的问道。

“那白衣巷可是当年苏相国在世时住的地方,那苏相国说起来可是个大人物嘞,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相国的位置,他家族世代承蒙圣恩,可是出了好多大官嘞,听说他祖上三代都是相国,到了他这代,更是圣恩更盛,他的妹妹还是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可惜的是十年前一场大火,那火烧了两天两夜,扑都扑不灭,苏家上百口人就那样活活的被烧死了,后来贵妃娘娘也因为这件事没过多久就郁郁而终了。”那店小二说着说着露出惋惜的神。

“从那以后那巷子也就荒芜了下来,没人住也很多年了,但是那院子稀奇古怪的,据说,在月满的时候,人若是走近那巷子,总以为那巷子是直的,但是走啊走的走不出头,还会遇见一个佝偻着腰提着灯笼的老人,偏偏那巷子又早已无人居住,所以生出好多怪事来。”

店小二看着年轻人好看的脸,心里舒服,也乐得和他多说几句:“听人说那苏相国一家呀是被人害死的,火扑灭以后啊,从里面抬出来的焦尸听说没有一句尸体是完整的,有些没有了头,有些丢了胳膊,可真的是惨呀。”

那伙计面色凄苦,眼里同情正盛,又压低声音接着说到:“不过以前虽然闹鬼,但是也没有出过人命来,前些日子,在那苏府的大门前发现了一具尸体,那尸体可真的是恐怖,血淋淋的,像是被什么动物活活咬死的,可那牙印不像狼也不像虎,再说了这人烟多的地方又怎么会有那东西呢,我还听人说那苏府的大门上用血写了四个字‘血债血偿’,估摸着是那苏家的冤魂来还魂来了。不过客官你可别跟人提起是我和你说的这事,这几天只怕风声紧,招来了那苏家人的冤魂可就不好了。”

“我看这些啊都是小哥你们的瞎说,这世间哪里有什么鬼啊怪的,我看是人心作怪,心里有鬼。”那少年淡淡笑道。

那小伙计对这少年的说法有些不满,但是他毕竟心地善良,嘱咐了少年几句,犹怕这长得俊俏的少年沾染上什么冤邪鬼气,才拿着端菜的盘子离去。

那少年摇头失笑,他虽年纪小,但是行游万里,见识也是颇多的,从来不会信这些鬼神之事,不过那死相奇特的尸体却引起了他的注意,次日他又借吃午饭的机会向另外一个伙计打探了一些苏府的事情,暗暗决定晚上去那苏府打探一番。

那青衣的少年吃罢午饭,便一直待在房间细细擦拭他随身携带的银枪,那枪泛着冷冷的青光,枪头是上好的精铁所铸,呈菱形的枪尖薄且尖, 犀牛尾被染红做成的枪缨像是女子的秀发柔顺的垂着,那枪杆极为古朴大方,直而不曲,细而不软,刻有一些古朴的花纹,枪缨往下刻了两个字,那字金钩银划,笔劲雄厚,端的是金戈铁马,气吞山河的气势,分明是‘却邪’二字,有妖魅者见之则伏。

少年凝目在那泛着寒光的枪尖上,却邪啊却邪,你是否真的能诛邪伏魅!

感谢太太,给太太打call

啊污呜呜呜呜呜呜QvQ:

@酸奶拌老干妈 对不起了小可爱QAQQQQQQQ画到一半电脑突然关机emm还没保存。然后肚子突然发神经开始痛。现在还在痛emmm。可以说是很惨了´_>`(买波惨x)

这个大概是加了800米厚的滤镜´_>`超丑。
再厚的滤镜和特效都掩饰不了我画的丑。emm
我大概是没救了emm
我可能不适合fafa。
疯狂掉粉emm
啊。
惨。
今天也是特别怠惰和咸鱼的一天。

评论聊天憋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