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拌老干妈

圈名:含青

致哭丧粉

嚎丧粉真的好讨厌啊,苏沐秋又没有招惹他们,老是给他招黑,烦死了,希望所有喜欢苏沐秋,对他有好感的人都不要嚎丧,很败好感。

翦上溪:

原本投稿于微博@全职高手相关吐槽站,在lof也发一遍,希望更多哭丧粉可以看到。


本文开放一切转载。


先讲一下我和我家的姑娘们对哭丧粉的定义:随时随地刷沐秋死亡梗,尤其喜欢在和沐秋无关、甚至和全职无关的作品下刷沐秋死亡梗的那批人。


如果看过定义,有人觉得自己被归入了【哭丧粉】的行列,万望能看完这段话。


首先,哭丧粉之于伞粉以外的人而言,实与ky无异。尤其去别家cp的作品下面刷沐秋这种行为,除了恶心别家姑娘和给沐秋抹黑外,我实在没看出有什么效果。莫怪别家姑娘对你们不客气,不明白圈地自萌请自行百度。


其次,为何我家姑娘也对哭丧粉如此反感,我们来仔细聊一聊。全职人物众多,每个角色都有其独一无二的性格与特点。比如少天家姑娘提到少天,会想到剑圣平日的开朗话多与赛场上的冷静和一击必杀,而且帅。又如小周家姑娘提到枪王,会想到平日里小周的寡言可爱与赛场上『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而且帅。再如老韩家姑娘说起老韩,那必须是霸图的铁血汉子,十年而一如既往,而且帅。我家姑娘提及沐秋,想到的则是独一无二的却邪、千机伞和他无所畏惧、『不过是从头再来』的坚韧性格,而且帅。


哭丧粉们有没有发现,我们喜欢一个人,是因为这个人有着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优点。而你们,若问你们说到沐秋能想到什么,怕不过是『死了』,或者好听一点,『英年早逝』。


也就是说,我家姑娘们喜欢的那个优秀而无可替代的沐秋,你们看不到他任何的闪光灯,不过是一句,他死了。


诚然,沐秋的人物设定相较全职大部分角色更易戳动人中二的那个点。随着全职动画乃至影视化,全职粉丝低龄化也不可避免,伞粉更是成了重灾区。而我说的这一段话,且不说能被多少哭丧粉看到,哪怕我指着鼻子骂,也不见得有多大效果。


而如果你侥幸看到了,我只想麻烦你想一想。放在全职的大背景下,和苏叶韩魏等同时代网游玩家中,实力不菲却错过职业联赛的人绝非一二,按照概率,意外身亡的怕是也不只沐秋一人。而只有沐秋被作者写进了书中,是因为什么?因为他给全职这部书留下了他的惊世之作,而不是——他死了。


这便是我家姑娘不喜你们的原因了。你们并不关心他是苏沐秋还是叶沐春黄沐夏周沐秋韩沐冬,你们只需要一个满足了你们心中『中二』的人就够了。


说的狠毒一点,你们只是喜欢死人,而非喜欢沐秋。


既然如此,你们又何必抓着伞粉的外皮不放呢?


是了,我家姑娘脾气好,碰到被哭丧粉们惹急了的别家姑娘总是一个一个上去道歉,可我家姑娘又不是你们的妈,凭什么要负责收拾你们的烂摊子?更何况你们除了给沐秋招黑什么贡献都没有。


说到底,哭丧粉们,麻烦你们想清楚:如果你们喜欢的只是一个死了的角色,那请你们换个圈吧,全职这么热血向上的小说大概不适合你们。如果你们喜欢的是这个乐观积极而又天才的沐秋,那请不要像个ky一样到处哭丧,请记住沐秋的阳光而不是他已离开的悲伤。


最后,我想说,如果和沐秋血脉相连的沐橙与他最好的朋友叶修都在向前走了,那个永远不知道什么叫沮丧的少年又怎么可能甘于留在原地。在虫爹不曾描述的那边,一定有一个少年,不知又失败了几回,又创造出了什么不寻常的武器,他会笑着告诉你,嘿,怕什么,人生的路那么长,不过是从头再来。

麻麻我要去玩逆水寒了,我要和苏梦枕楼主谈恋爱,我要攻略他,还有我的初心男神顾惜朝!!!!
我喜欢这个身体病弱内心总攻的美男啊,他是我武侠小说本命,感谢温巨侠创造出了他,还有柳随风,李沉舟,白愁飞我都喜欢啊!!!

无题

存个锤,以后再有人说伞厨天天嚎丧我糊他一脸,希望有些正义路人,被天天锤伞粉嚎丧谢谢,毕竟我们阻止了正义路人觉得我们KY,不阻止就是嚎丧。

白芒果:


今天要说点不开心的事情。




首先,我要为几件事道歉:


1.我在这篇文章下面直接写了长段回复批评这位作者的一些行为,可谓是十分冲动的事情,引起撕逼,给逛tag的人带来了不好的体验,另外对作者也是不礼貌的,这点我要道歉。


2.很长时间没更新,今天刚更新却突然说了这样的事情,也许会让大家心情不好,这点我要道歉。


3.这本来是一个产粮的lof账号,却要用来讲这样让人不开心的事情,这一点,我要道歉。并且我承诺,这将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这个lof主页上发这种性质的文章。


4.我的发言只属于个人,我是一个透明,不能代表任何人物和圈子,如果有人将我个人的言论上升到圈子和人物,我很抱歉,并非有意,但仍觉得自责。以后我不会这样冲动了。


一个申明:本文只针对截图里面的那位作者折火子和她那些说话不太好听的亲友,不针对乙女圈也不针对所有段子手,勿被带节奏将这种事上升到圈子或者一个类型的作者,谢谢。


好了。那么现在我想把这几件事的始末叙述一下。


首先说一下,评论区两个账号:Eva、白芒果是我的账号,其余账号均不是我的。Eva是私人账号,勿fo。


最初的事情发生在几天前,很多记录已经没有了。当时我看到这篇文章,其实是没什么感觉的,因为用苏沐秋这个人物写这种剧情的人多了,我一般都是无视的。我的一位朋友倒是看不下去,就去简单说了一下,得到了这样的回复后,被删评论、拉黑。


这是她给我的截图。




后来我的另一位朋友也知道了这个事情,说了一句“死亡梗不是苏沐秋的全部”,没有被回复,被删评论,拉黑。


一开始我是不太清楚这件事的,那几天lof手机端抽风,我也就没有管,后来知道了,我看到“苏沐秋不在是设定这句话”,感觉挺不舒服的,就去围观了一下,发现包括我的朋友,大概有六七个人表达了一下对虐梗就带上苏沐秋的不舒服,程度不重于“死亡梗不是苏沐秋的全部”,这些评论全部被删了,而发这些评论的人有没有被拉黑,我不知道。




于是我就去看了一下这位作者的lof主页,写全职男神x你的文章有很多,其中只有两篇带了苏沐秋吧,一篇就是这篇引起争吵的虐梗,另外一篇是正常向梗不过苏沐秋末尾虐。






⬆️上面这篇是正常向然后末尾虐苏沐秋的。


我就忍不住去回复了,最初的态度是这样的。


然后就发生了争吵。具体内容我不赘述了,想要围观请自己去围观,不喜欢这种事的请无视。以下只想澄清几点,另外说一下我对原著苏沐秋在18岁后的时间线已经去世这一点的看法。




1.写三个字“他死了”然后打苏沐秋tag这种事,虽然我一位朋友很生气,我其实是没有太大感触的,因为已经习惯性无视了。我最不喜欢的、也是直接引起我去争吵的,是作者说苏沐秋死亡是设定。


我呢,也不知道在同人圈设定是什么意思,百度了一下说是“陈设固定不动”。原著中,苏沐秋并不是一出生就去世了,他很精彩很热烈地活过,他的生命是变化的,所以不明白为什么要说在我看来“去世”只是一个剧情,并不是设定。我个人认为设定是话唠、无口、腹黑、霸气这样的——在同人圈貌似管它叫人设。所以我第一反应:什么?死亡也可以算设定??不知道有没有误解呢。我在文下评论了之后,作者又提了好几遍“设定”,又说要遵循原著。我看到这种话,总觉得怪怪的。你可以说黄少天原著话很多,所以同人把他写成无口是违反设定,但是去世……?我并不认为苏沐秋去世是一种设定——它只是一个情节,同人可以走原著向,可以走平行世界或者其他paro,没必要遵循这种所谓“设定”。





另外,如果真的要遵循原著剧情,那同人又添什么感情线呢?无论bg,bl,gl,要那些感情线做什么?遵循剧情不就好了?女主也不用凄凄惨惨戚戚地说“我果然还是忘不了你”,然后玩人鬼情未了。


2.关于乙女圈:我本人是blglbg通吃,乙女百合耽美统统接受,最喜欢的乙女cp是王柔和柔杜,也有三个分别写bl、bg、gl的账号,所以别说什么我是腐圈圈管,让我从乙女圈出去滚回腐圈,更别说我是代表sx圈的,这个圈这么大,我代表不了,我写的cp也多了,何止sx。另外觉得看不惯几个人的言论就开地图炮的,很没素质。





说这句话,我用的是反问句,因为我觉得倘若真的有这种传统,是非常可笑荒谬带上。我并不认为乙女圈有这么做,这种话太可笑了。说我对乙女圈有仇恨的人,一定是妄图把整个乙女圈的炮火都集中在我身上。其实这个和圈子有什么关系?不就是对作者写“他死了”三个字打苏沐秋tag,另外要么正常向从来不带苏沐秋,要么带了全员欢乐最后苏沐秋虐有异议么?这和圈子有什么关系?顶多说——我是个伞粉——不过现在我好像要被另一些伞粉开除粉籍了,哈哈。




嗯,所以我并不觉得是腐女圈的,我看的bg产的bg原创的bg加起来比写的bl多的多。别给别人乱扣帽子,谢谢。


【ps:我原本想给id糊马赛克,这是我在网上一贯的做法,不过写这么长的东西又要一个个p图,我也很累了。所以就不打了,爱怎样怎样吧】


3. 


我不是一个纯粹的甜党,去世、be这些,只要合情理、不是为虐而虐,在我眼里都是可以接受的。我写过一篇文叫做《君莫笑的脸》,原作向,苏沐秋结局相同,但学过阅读理解的人应该可以看出,它传达的意思并不消极。甚至,我也并不反对消极走向的文章,也有很多好文章结局是down end的。甚至我觉得,《全职高手》中苏沐秋的去世给了他一种美,遗憾之美,不可触及之美。但是我不明白,一个说“苏沐秋死是设定”、写正常向写到苏沐秋就要虐他来压轴,不然就不带他,然后写虐向也要虐他来压轴的作者,为什么会是爱这个人物的?


蝴蝶蓝的《全职高手》里,苏沐秋确实去世了。但这不是在同人里随意玩梗不尊重人物的理由——你们说这是设定,不是梗,我我我——无话可说,见第一条。如果说是遵循原著——原著又没写什么感情线,添什么感情线呢?这位作者的“扎心文”里,其他人物全部都写的是个性相关、人设定相关,到了苏沐秋——呵呵。


4.也许玩虐梗的有很多——不尊重人物的有很多——但这不是理直气壮泰然自若的理由。





我知道同人圈玩梗的很多,有些也是没有恶意的,看了就过了。但是玩梗这种事始终是要适度的。我不喜欢提到张佳乐就是一个幸运e(我觉得总这么说的人真的很不尊重他的努力),提到黄少天就是个话唠(他还是个机会主义者,擅长伺机而动),提到叶修就是他会撩嘴贱(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他只是个说话比较直接的有领导魅力的人)。当然,对于很多玩梗来说,大家一笑而过,图个乐呵,并没有不尊重人物。可是“死亡”原来也是用来玩的梗——一边虐他,一边说这是玩梗,我真的无fuck说。另外,并不是说不喜欢玩这样的梗,同人就只能写甜了——关键是你写的时候,内心有哪怕一丝丝尊重和发自肺腑的同情吗?而不是无病呻吟,将苏沐秋当成一个悲情的道具?别的人物,受个伤、被虐一下、或者被另一个人物做出类似侮辱的行为,他的粉丝都要生气,苏沐秋因为原著去世了,同人里怎么写都是无所谓的。




5.我确实无法理解这些人的心态——也许我并不是对的。这也许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但我仍然认为有必要说。有人段子虐苏沐秋,我们无视。别人就说苏沐秋只会虐虐虐,全员向的东西带上他就是个虐字。我现在去反对了,然后又被说苏沐秋反正原著已经死了死亡是设定。



6.说一下挂我的那几篇里面的一些观点吧。有些我在上面已经驳斥过了。




首先是这一段。我喜欢甜,也看挺多甜文,不认为那些甜会让我想到虐,更不会认为“甜到最后也是虐的”(这句话我真的不喜欢)。比如,我并不认为《君莫笑的脸》那篇是虐,虽然它是原作向,但它着重强调的,是一种精神,而不是虐。


其实原作我都没有觉得虐。沐沐拿着沐雨橙风和吞日走下去,最后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队长;叶修三十七连胜说要给他一个超越的机会——他们心中,苏沐秋虽逝犹生。这并不虐,但非常让人感动。同人里,有些人爱写原著向,有些人爱写he有些人爱写be,有些人爱写不同的paro,这是我们给苏沐秋的无限的可能性。有幸他只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我们可以开出不同的世界线,以笔为他创造无限结局。既然只是文字,沐秋在原著中的去世,又怎么能说是既定事实呢?难道同人必须原作些什么就写什么么?那何苦写什么男神x你,写什么cp写什么粮食向?写同人,难道不是套用这些人物的性格,放在不同的故事里么。(再强调一下,我不是不喜欢虐和be,我只是不喜欢无意义地为虐而虐,更不喜欢为虐而虐、有虐才想到他还说“我是爱这个人物的”,个人看法。)


截图里的这段话,说得仿佛我以前看的所有甜文其实都是在捅刀——然而,我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这是挂我的那位断章取义总结出来的看法。如果读完了上面的文字,应该可以看出我从未有过这个意思。我就不细细驳斥啦~




7.说着说着开始带人身攻击是很低劣的行为。小学生、幼儿园、滚什么的——再难听的话我就不重复了——这种话说出来,也暴露了你的素质。我说过的话、反对的事,能被你们断章取义到这个地步,也不知道是谁的阅读理解没有学好呢?




我知道喜欢这种梗的人很多,可能会觉得我ky、多管闲事。然而,这位作者,以及他的朋友,对我喜欢的人物和评论区评论的人的不尊重,都让我非常生气,觉得无法不做这件事情。试问,你看到你喜欢的人物tag的热门,看到个全员向,点开来一看只有最后一句有三个字“他死了”,你是什么感受呢?我个人是无法忍受的。




我要道歉,是因为这件事原本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也许原本我可以私信作者,心平气和地讨论一下这个问题,请求她不要这样对待苏沐秋。然而,热血冲头了,我非常冲动,就直接在文下面写了大段评论,导致了许多人一起争吵并且给路人带来了很差的观感,甚至上升到了人物和圈子。我非常非常自责。吵这种架,不如写写文。




最后想说下,这件事的锅是我的。我不是什么圈管,也不能代表哪个圈子,要开除粉籍也随意。我会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下去。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伞修/射落月02

☆ooc慎入,cp主伞修,后期可能会有其他cp出没。

☆武侠文,作者写打戏特别慢,所以更新特别慢。

☆此文慢热,完结可能得几十万字。

 

男儿肩挑家国恨,一剑纵横天下局。

02

月华如水,虫鸣鸟叫,清风徐来,带着嫩草的香气。

白衣巷的苏家旧宅早在当年一片大火中毁了大半去,但是剩下的旧宅轮廓依稀可以看出当日的精巧贵气,一亭一榭都构建得极为高雅,小楼的每层楼檐尖处都雕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青鸟,栩栩如生,廊间檐底的彩绘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活灵活现。

苏府后院小石花径,俱显特异,看似毫无章法,细细看来却是遵循着五行之术而造,从中倒是可以窥见一些书香世家,文化底蕴厚重的气息。

 苏沐秋站在一个阁楼的窗前,那窗沿上堆积了厚厚的灰尘,想是久已无人来过了,他今天是有备而来,长枪却邪在背,短剑无名在袖,不知今夜会遇见什么事情,会不会遇见那个怪异的老人,他欲叹气,却忽有警觉。

有人影翻墙而进,看那步履分明是已经受伤,伤在腿上。只见那人影进得院子来,四顾寻路,一跃一跃,却是要找个藏身之处。这时只听得墙外有衣袂翻飞的声音,又翻进来十几个人影,都是身高背阔,手执各色武器,倒是并不急着追那受伤的人,十几人慢慢的将他围起来,似是领头的人冷冷的道:“把拿东西交出来我考虑放你一马,不然,定叫你身死此地。”

那人影却并不见畏惧,只听得他爽朗的笑了几声,声音颇为稚嫩,然后面色转冷,张狂的说道:“凭你们的身手,再来十个也未必能摄住我行踪,更别说杀我。”说完这句话他就靠在那假山上,嘴里溢出冷哼。

只听那领头看了看那受伤的人的腿部,神色倒是颇有几分钦佩,但是双眼依然直盯着那受伤的人,厉声道:“你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手,若不是那‘魅儿丝’的毒,想必我们早就没有命在了。”

苏沐秋一惊,那‘魅儿丝’的毒他是知道的,无色无味,中毒之人不消半刻便会筋骨舒软,浑身无力,若是十日内不得解药便会武功尽失成为废人,‘魅儿丝’出自西南蛮夷,这青石城怎会有那东西。

那领头的人又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你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我管辖下动手犯事,我魏琛虽然官职低下,但你乱朝廷法度,我不管你声势多盛,背景多深,所为何事,我都不能不拿你。” 

“魏大捕快你装什么胜算在手,你身为捕快,这白衣巷的诡异之事你又查得几分蛛丝马迹,居然还敢在我面大言不惭,更何况你以多欺少,这么多人打我一个,传出去也不怕笑话吗?” 

听得那人嘲讽道。

“咋们手下见真章,你和我耍嘴皮子也是无用的,今天我是拿定你了。”魏琛说完便极快的出手了, 他手中的厚背刀挥得虎虎生风,一刀直直向那受伤的人而去,毫无花巧,但是刀劲刀疾却是只有各中高手才能使出来的,只见那男子扭腰一避,竟远远避开了,魏琛低吼一声,那刀又直直追上那受伤的男子的肩甲处,那男子腰功极好,拧腰一避,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就准备还以颜色,一连几招,直攻向魏琛腹处,那魏琛向是没有想到那人中了‘魅儿丝’竟还能如此棘手,倒也被逼得连退好几步。可那人毕竟有伤在身,此时已经喘息不止,招式也慢慢失凌厉霸道之势,魏琛加快了攻势,刀越来越快,只见刀背就往那人肩胛处砍去,骨头微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

那人的脸色更加惨白了,眼神却更加狠厉,那脸色比月光更白,比雪更惨,那眼神比孤狼更狠,比他手中的剑更厉。苏沐秋死眼神一痛,在恍惚中他手里的短剑已经疾电似的飞了出去,击打在魏琛那厚厚的刀背上,带起寒星点点,。

魏琛面色惨变,心中大骇,似是没有料到这人还会有其他人,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发麻,力气在一丝一丝溃散,挡也挡不住,喉咙里一丝腥甜就要涌出来。但是那一骇也只是瞬间,这反倒激起了他的斗志,只见他将刀背一转,变劈为挡,竟生生挡住了他那忽来的攻击。

魏琛一退就跃出丈外,他稳了稳身形,高声喝道:“不知是道上那位朋友在此,可否报上名来,世上没有解不开的梁子,莫要平白伤了和气。”

“在下只是无名之辈而已。”

苏沐秋从阁楼上一跃而出,站到了那受伤的人几步外,脸上却有几丝恼色,他此来临安,方士谦曾告诉过他,不要随便出手,不然不止查不清他要查的事情,还会让自己身陷囫囵,他虽不信方士谦的胡言乱语,但是若是耽误了他的正事,他这一生怕都在自责中度过。

 “既是无名小辈,你凭什么出头?”

魏琛手下性格刚烈的已经愤然问道,他们对魏琛一向敬重,看见魏琛在这人手上吃亏,心里正肝火大起,何况这是一个权势相争的年头,没有名头的人没有资格出头。

苏沐秋平日里恨的就是这些权势欺人的人,他们这些人仗着自己的权势大,刀剑厉,拳头硬,就欺负那些比他们弱小的人来证明他们的强大,他的脸色不由得就冷了下来。

“凭什么,凭我的刀比你的快。这就够了吧?”苏沐秋的声音冷到了极致,若是苏沐橙此刻在,定是知道她哥哥是生气了,苏沐秋越气一张脸就越白。

 

伞修/射落月01

☆ooc慎入,cp主伞修,后期可能会有其他cp出没。

☆武侠文,作者写打戏特别慢,所以更新特别慢。

☆此文慢热,完结可能得几十万字。

 

男儿肩挑家国恨,一剑纵横天下局。

 

01

白衣巷里住卿相,

卿相眠于白衣巷。

闲人不入白衣巷,

一入白衣不得闲。

年轻人好像有些微醺,他刚刚在醉花楼多喝了几杯,出来时已是快到二更的时辰,年轻人在一条又一条的巷子里漫无目的的转来转去,不多时他又转进了另外一条巷子,那巷子颇为阴郁,若换做是平时年轻人一定会转头就走,但是酒壮人胆,年轻人胆子倒是比往常大了许多。走了一会,里面竟然只有一户人家的大门,门口的石狮子大大的双目好像有液体流下,那液体滴落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冷月的笼罩下看起来有些诡异。

募地,寂静的小巷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原来是那大门开了,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个提着油纸灯笼的人影,那人影佝佝偻偻的,低着头,发出很是怪异的声音,像是狗叫又像是猫叫,叫人脊背生寒,汗毛倒立。那年轻人只觉得头皮一炸,全身一阵激灵,酒醒了大半,心下害怕,扭头就继续向前走,加快了步子,可那小巷好像说不出的长,怎么也走不到尽头,走了约莫两盏茶的功夫,年轻人发现他又走到了那大门前。

怎么会?怎么会?莫非——是遇到鬼打墙了。年轻人不由得呼吸一紧,只见那门又缓缓打开了,竟然还是刚刚那提着油纸灯笼的佝偻人影提着,那灯笼晃来晃去,年轻人这才发现那人好像很老了,他的身体发出腐朽的气息,那是一种从身体内部发出的腐烂的味道,年轻人觉得胃部有些不舒服。

“老人家,请问......。”

年轻人壮着胆子走上前去,他想他总得走出去,这个老人看起来年纪很大了,应该是在这里住了很久的,只是他的话还没有问完便因为惊恐而发不出声音来。那佝偻的老人抬起了脸望着他,不,那不能算是一张脸,绿莹莹的眼睛,脸皮皱成一团,鼻子处竟然是深深的塌陷下去的,嘴巴裂到了耳根处,露出尖而长的獠牙,发出怪异的声音。忽地他对年轻人笑了笑,矫捷的扑倒年轻人,骑在他身上,伸出猩红的舌头,舌头从年轻人惊恐的眼睛舔过,到脖颈处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年轻人终于惊恐而凄惨的叫了出来。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半个月,初春的雨还带着一些从冬季滞留下来的寒冷,清晨的青石城笼罩在薄薄的雾中,如同披上了轻柔的纱衣,使这座千年帝都的面貌变得若隐若现,神秘而令人向往。青石城外的古道上,行人稀疏,一人一枪一骑正踏着悠闲的步伐向青石城而来,那匹马是青色的,那个人是青色的,就连那杆枪都泛着青色的光。

马蹄踏在青色的石板上,发出跺跺跺的声音,蹄声清脆,马儿似乎很似开心,马背上的人似乎也很开心。他双腿一夹马肚,那马就开始欢快的飞奔起来,从那薄薄的雾里,青色的光晕里飞驰而来。

“追风,你看这就是青石城呢,等咋俩进城以后找个好店家,休息休息如何?”

到了城门口,那人下得马来,和那马交谈起来,而那马颇通灵性一般,耳朵一动一动的像是在对主人的话应和着。

进了城已是快到日落,那人牵着马住到了一家客店里,客店名叫随缘客栈,随缘随缘,出门在外,走南闯北的年轻人交朋友,做生意可不都是随缘嘛,缘这种东西不可强求,可不是只能随了它去。

那小哥吩咐店小二把马牵去后头的马厩,好生照料,添些上好的草料与他的马儿才在客栈找个位置坐下,此时,客人三三两两的做成一桌,有辛苦了一天的苦力汉子喝着掺了水的酒,那种劣质的酒是极易醉的,但是辛苦了一天的汉子似乎就需要那样的酒来消解一天的疲乏。

也有三三两两的闲人叫了一碟花生一壶酒说闲话的,耳边只听得什么白衣巷,闹鬼之类的话语。

“小哥,那白衣巷里果真的有鬼吗?”

身着青衣的少年趁店小二上菜的时候问道,他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双桃花眼溢满了笑意,清朗的脸让人如沐秋风。

那店小二神色有些怪异的说道:“客官可是外乡人?那白衣巷可是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怎么个不得了法?”少年像是好奇的问道。

“那白衣巷可是当年苏相国在世时住的地方,那苏相国说起来可是个大人物嘞,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相国的位置,他家族世代承蒙圣恩,可是出了好多大官嘞,听说他祖上三代都是相国,到了他这代,更是圣恩更盛,他的妹妹还是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可惜的是十年前一场大火,那火烧了两天两夜,扑都扑不灭,苏家上百口人就那样活活的被烧死了,后来贵妃娘娘也因为这件事没过多久就郁郁而终了。”那店小二说着说着露出惋惜的神。

“从那以后那巷子也就荒芜了下来,没人住也很多年了,但是那院子稀奇古怪的,据说,在月满的时候,人若是走近那巷子,总以为那巷子是直的,但是走啊走的走不出头,还会遇见一个佝偻着腰提着灯笼的老人,偏偏那巷子又早已无人居住,所以生出好多怪事来。”

店小二看着年轻人好看的脸,心里舒服,也乐得和他多说几句:“听人说那苏相国一家呀是被人害死的,火扑灭以后啊,从里面抬出来的焦尸听说没有一句尸体是完整的,有些没有了头,有些丢了胳膊,可真的是惨呀。”

那伙计面色凄苦,眼里同情正盛,又压低声音接着说到:“不过以前虽然闹鬼,但是也没有出过人命来,前些日子,在那苏府的大门前发现了一具尸体,那尸体可真的是恐怖,血淋淋的,像是被什么动物活活咬死的,可那牙印不像狼也不像虎,再说了这人烟多的地方又怎么会有那东西呢,我还听人说那苏府的大门上用血写了四个字‘血债血偿’,估摸着是那苏家的冤魂来还魂来了。不过客官你可别跟人提起是我和你说的这事,这几天只怕风声紧,招来了那苏家人的冤魂可就不好了。”

“我看这些啊都是小哥你们的瞎说,这世间哪里有什么鬼啊怪的,我看是人心作怪,心里有鬼。”那少年淡淡笑道。

那小伙计对这少年的说法有些不满,但是他毕竟心地善良,嘱咐了少年几句,犹怕这长得俊俏的少年沾染上什么冤邪鬼气,才拿着端菜的盘子离去。

那少年摇头失笑,他虽年纪小,但是行游万里,见识也是颇多的,从来不会信这些鬼神之事,不过那死相奇特的尸体却引起了他的注意,次日他又借吃午饭的机会向另外一个伙计打探了一些苏府的事情,暗暗决定晚上去那苏府打探一番。

那青衣的少年吃罢午饭,便一直待在房间细细擦拭他随身携带的银枪,那枪泛着冷冷的青光,枪头是上好的精铁所铸,呈菱形的枪尖薄且尖, 犀牛尾被染红做成的枪缨像是女子的秀发柔顺的垂着,那枪杆极为古朴大方,直而不曲,细而不软,刻有一些古朴的花纹,枪缨往下刻了两个字,那字金钩银划,笔劲雄厚,端的是金戈铁马,气吞山河的气势,分明是‘却邪’二字,有妖魅者见之则伏。

少年凝目在那泛着寒光的枪尖上,却邪啊却邪,你是否真的能诛邪伏魅!

感谢太太,给太太打call

啊污呜呜呜呜呜呜QvQ:

@酸奶拌老干妈 对不起了小可爱QAQQQQQQQ画到一半电脑突然关机emm还没保存。然后肚子突然发神经开始痛。现在还在痛emmm。可以说是很惨了´_>`(买波惨x)

这个大概是加了800米厚的滤镜´_>`超丑。
再厚的滤镜和特效都掩饰不了我画的丑。emm
我大概是没救了emm
我可能不适合fafa。
疯狂掉粉emm
啊。
惨。
今天也是特别怠惰和咸鱼的一天。

评论聊天憋x

这世上,总有些事情是要去相信而不是去查实的。比如,英雄、勇气、牺牲、尊严,善总胜于恶。

                                                                 by斩鞍《秋林箭》